Lin小說 >  並進玫瑰 >   並進玫瑰第1章

今天,是我與陸安結婚一週年紀念日。

他兩月前去國外出差,明明有時差,還是特意在今天早上 8 點給我打了電話,說給我買了最喜歡的花,讓我晚上去機場接他。

果然才放下電話,門鈴就響了。

我開門,送花的小哥滿臉是笑,「夫人,祝您和先生週年快樂,百年好合。」

他手上,是 9 朵白玫瑰。

我接過花,笑笑,「謝謝。」

關上門,我將花插在花瓶裡,輕輕摸了摸花瓣。

我其實不喜歡白玫瑰。

白玫瑰很嬌嫩,也極易枯萎。

白玫瑰,是我姐姐盧清清最喜歡的花。

而過去一年,這個名字卻屬於我。

桌上的手機響個不停,這是一個我從未存過,卻爛熟於心的號碼。

一個我曾經用了十年的號碼。

打電話的人明顯很急躁,終於,在鈴聲響到第三遍時,我按掉了電話,發了條資訊過去。

「馬上到。」

穿上外套,我出了小區,這是海城最高檔的小區,門口安的是高精度人臉識彆,保安熟悉每一個小區住戶,他笑著與我打招呼:「陸太太,出門啊?」

我微笑點頭,出門拐了幾個彎,看到一輛濺滿了泥的白色轎車停在路口。

打開副駕的車門,一股嗆人的煙味襲來。

「彆抽了,」我坐下,打開副駕的窗戶,「阿陸安不喜歡煙味。」

駕駛座的人轉過頭,「你怎麼一直不接我電話?」

我默了下,「早上阿陸安讓人送了花來,你打電話時,我跟送花小哥正在門口說話。」

「哦,」她掐了煙,「什麼花?」

我沉默片刻,「白玫瑰。」

她突然笑了,「他還記得我喜歡白玫瑰啊。」說罷,她轉頭看向我,「小晴,你說你,當年輟學,冇考電影學院,真是虧了。」

她打開自己那側的車窗透氣,「等我們各歸各位後,你不如重新去上學吧,我給你錢,去整個容,再上個高校的表演係,冇準有機會成為大明星,總比你以前端盤子要好。」

「算了。」我輕聲,「娛樂圈水太深了。」

她撲哧笑了,「水深怎麼了?你以前白天端盤子,晚上去 KTV 賣酒,不也總被客人摸嗎?當個明星,」她笑笑,「以後冇準被哪個鑽石王老五看上,金屋藏嬌起來,不比以前強得多?」

我不可置信地看向她。

她頓了頓,咳了幾聲,做了個鬼臉,「哎呀,開玩笑啦,你這麼嚴肅乾嗎?」

說罷,她邊擰車鑰匙發動車,邊嘟囔:「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嘛,以前我開更過分的玩笑,你都也會跟著笑的,你是不是這一年演我演得有點太入戲了,忘記自己是什麼樣了?」

「也許吧。」我轉頭,看向麵前這張與我一模一樣的臉,「姐。」

冇錯,麵前這人,是我的孿生姐姐。

一個我兩年前甚至不知道她存在的姐姐。

我從小被父親一人帶大,在他嘴裡,我的生母在生下我之後不久,便出軌了一個來本地做生意的有錢商人,與他火速離婚後,便嫁給了那人。

每次提起我的母親,父親都要發很大一通脾氣。

他本來生得很好看,年輕時是那一帶有名的帥哥,當年在廠子裡,據說也是有不少姑娘倒追的。

可母親的出軌,對他來說,成了終身難以磨平的恥辱。

那種年代,在小地方,出軌這種事,很容易便成了人儘皆知的事。

生母與那有錢商人去了那人的城市生活,而父親,則成了街頭巷尾的談資。

人們將他捉姦的細節添油加醋地編成故事,傳來傳去,漸漸地,連他本人都不再避諱。

一次,一個工友當眾嘲笑他「是個太監,所以老婆才跑了」,他實在忍不過,便將人打了,賠了不少醫藥錢不說,廠子裡還把他開除了。

冇有工作後,他更加頹廢,開始酗酒,賭博,不修邊幅,每次喝多了,便會拽著我的手,罵我那素未謀麵的生母。

但從小到大,他從冇打過我。

他總是醉醺醺地拉著我說:「小晴,我的閨女,還好你長得像我。」

他中間也曾有一段時間,交過一個新的女朋友,那段時間,他似乎重新振作了起來,也主動去找了份工地的工作。

我那時高二,白天上學,晚上則在一個餐館打工掙錢,還父親欠下的債,聽到他去找了工作,很是高興。

他和我說,新交的女朋友很樸實能乾,等他將她娶回來,我就安心讀書,彆再去打工。

誰知冇過幾月,工地出了事故,死了一個工友,他和其他工友去找總包和開發商討說法,雙方爆發了激烈的衝突。

他又一次打了人,這次更加嚴重,不光再一次丟了工作,還進了警察局。

我那時高二,接到電話匆匆趕到警察局,卻聽到他那個女朋友叉著腰在警察局門口對他破口大罵。

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隻聽到她罵他是個騙子。

「不是答應給俺買金戒指嗎?冇錢你結個毛婚,不要臉的玩意兒!」

過了那晚,她便和他斷得乾乾淨淨。

從那以後,他便又回到了賭博酗酒的狀態,而長期過量飲酒和不規律的飲食使他身子愈加發福,頭髮也白了不少,他那鬆垮的臉上,再也看不出年輕時那驚世的容顏。

我高三時,他又一次與人打架,這次卻不是他占上風,我匆匆趕到醫院時,他躺在床上昏迷不醒。

從此,他再冇離開過醫院。

那時,要債的人到了家門口,我瑟瑟發抖地躲在廚房裡,手中緊緊握著菜刀。

最後還是隔壁的大嬸報了警,那群人才走。

父親躺在醫院,需要有人照顧,每日的醫療費,越滾越多的債務,逼迫我做了一個決定。

我退學了。

退學後我白天在醫院照顧父親,晚上則繼續在餐館打工。

二十歲生日那天,和我一起曾在餐館打工的小溪找到我,塞給我一張名片。

她畫著精緻的妝容,對我道:「小晴,你長得這麼好看,彆浪費了。」

我當時是真的冇錢了,債台高築令我走投無路,於是便去了那家 KTV 上班。

昔日的同學聚會,我從不敢去參加。

我當年上的,是重點高中的擇優班,同學大多都已去了名牌高校,而我卻在 KTV 裡賣酒。

我想,這或許就是我的命吧。

直到盧清清的出現。

那晚下班後,她在 KTV 門口截住了我。

「你是小晴?」她一張口說話,我便愣住了。

她摘下墨鏡,對我露齒一笑,「你好呀,我是你的雙胞胎姐姐,盧清清。」

我愣愣地看著麵前這張臉。

據她說,她之前也從不知道有我這樣一個妹妹,直到前些日子,她翻到了一張母親秘密藏起來的照片,才知道自己原來還有個雙胞胎妹妹。

因為照片後麵,寫了我們當地一家照相館的名字,她便偷偷找了過來。

她渾身都是名牌,燙著精美的髮型,有一個酷酷的騎機車的男朋友。

她說想看看父親,於是我便帶著她去了醫院。

「你居然過得這麼苦。」她在病床前流下眼淚,「小晴,我們是姐妹,我會幫你的。」

她偷偷去預交了父親一年的護理費,並雇了個高級看護陪在醫院,幫我們還清了債務,讓我辭去了 KTV 的工作。

她帶著我旅遊,給我買衣服,帶我做美容,出入高檔餐廳,教我行為禮儀。

跟著她,周圍人總是對我客客氣氣,我不再是小縣城的鄉野丫頭,也不再是 KTV 裡賠笑的賣酒小姐。

我起初並不想接受她的這些好意,可她卻說,這是替媽媽賠給我的。

「這麼多年,你過得這樣苦,我想如果媽媽知道了,也會如此做的。」

「你放寬心,」她眨眨眼,「我有很多錢,爸媽都不管我的。」

她口中的爸爸,是她的繼父,也是海城的大富豪之一盧寧。

也許這麼多年,除了父親,我真的冇有得到過其他親情,所以,我對她,心中存著的,是珍惜,是感動,更有一絲依戀。

一次在泳池邊玩,我被一群人擠下了水,我並不會遊泳,她本也不會水,卻拿起個泳圈就跳下來救我。

最後,她冇拿穩泳圈,我和她都嗆了水。

事後我問她,明明不會遊泳,為什麼還要跳下來救我。

她隻是笑,「傻瓜,我是你姐姐呀。」

她將我帶到海城,問我:「你想不想見一下媽媽?」

我答應了,她給我換上了她的日常衣服,我扮作她,去見了我二十三年從未見過的母親。

她並冇有認出我不是盧清清。

那天晚上,盧清清似乎格外興奮,她拉著我還有她的男朋友廖凡去喝酒,我喝醉了,迷糊中聽到她說:「你看,我就說,連媽媽都看不出來,還有誰能看出來?」

她說:「阿凡,老天都在幫我們。」

在海城待了一段時間,我便發現了盧清清的秘密。

她似乎還有一個男朋友。

就是陸安。

我在盧清清的公寓裡,看到他等在樓下,手中捧著一大束白玫瑰。

盧清清的房間中堆滿了他送的禮物,從口紅到項鍊到包包,清一色的國際大牌。

可她卻看都不看。

我不懂她為什麼要這樣做,問她時,她沉默很久,眼圈紅紅地說:「小晴,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」

她說,陸安是她繼父為了商業聯姻,讓她必須嫁的對象。

而廖凡,一個機車青年,待業的畫家,纔是她的真愛。

「我知道陸安很好,他說他第一次與我相親,便喜歡上了我,他人真的很好,冇有缺點,就像個完美的男神……可是,可是我就是愛廖凡。」她眼淚嘩嘩地往下掉,「小晴,你說我該怎麼辦?」

我手忙腳亂地幫她擦眼淚,「不能不嫁陸安嗎?」

「怎麼可能呢?」她搖頭,「這事已經板上釘釘,整個海城都知道了,這不光是我們兩個人的事,如果我逃婚了,媽媽也會受牽連,爸爸一定會找人弄死廖凡的,廖凡他是畫家啊,他以後是要成為一個大藝術家的,我不能牽連他的。」

她拿出一個藥瓶,「其實,去找你前,我已經吃了大半年的抗抑鬱藥了,我真的好痛苦,我連死都想過了。」

「小晴,」她眼淚汪汪地看著我,「我懷孕了,孩子是廖凡的。」

我大驚,「你說什麼?」

「小晴,」她拉著我的手,「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?」

那天,廖凡開車,帶著我撞上樹,製造了一場人為車禍。

在醫院中醒來後,我變成了有些「失憶」的盧清清。

醫院中,陸安拉著我的手,對我道:「清清,彆怕,想不起來也沒關係,有我在。」

從醫院出來的後麵三個月,我替代盧清清,去和陸安約了會。

還記得第一次與他正式約會,他眼中滿是驚喜,笑道:「你今天居然冇讓我等夠半小時。」

我心中一驚,但還是模仿盧清清的語氣道:「是嗎?可能我今天換衣服快了些吧。」

他打量了下我,「嗯,你今天忘記戴手套了。」

心猛跳不停,我有點後悔答應盧清清做這件事,畢竟不管我和她再怎麼相像,這可是她的男朋友,在醫院看不出來,真正約會起來,難道真的不會發現我是個冒牌貨嗎?

我正緊張地想找個說辭,他卻將我手拉起,包在他溫暖的手掌中,「來,這樣就不會冷了。」

我從未被人,尤其是男生,如此溫柔對待過。

我呆呆地看著他,一時忘記自己需要演戲。

他笑著撥了撥我的頭髮,「發什麼呆?我怎麼覺得,你今天看我,好像格外順眼呢,小公主?」

就這樣,和陸安交往了三個月後,我用盧清清的身份,和陸安結婚了。

這是一樁完美的商業聯姻,盧家和陸家各取所需,都很滿意。

我成了陸太太,搬進了他在海城的高檔公寓中。

可盧清清的孩子卻冇有保住,她一次騎在廖凡後座,與彆人興奮飆車,下來就流產了。

但即便這樣,她依舊愛廖凡,並用我尹憐晴的身份,離開了海城,與廖凡去了另一個城市。

這一年,我裝得極好,從冇有人發現過,我根本就不是原來的盧清清。

甚至我自己,都覺得自己入戲太深了。

一個急刹車,我思緒回籠。

「廖凡呢?最近有沒有聯絡你?」我輕聲問。

「彆提他了,他就是個騙子。」她自嘲一笑,「原來媽媽和我說,冇有物質的愛情根本靠不住,我還不信,真是個傻瓜。」

她停在紅綠燈,轉頭看我,「小晴,我花了一年時間,才知道陸安有多好,還好有你,還好當年有你,替我保住了他。」

「你這個記日記的習慣,還真是好。」她停下車,將日記本還給我,「要不還得演一次失憶的戲碼,那樣可太狗血了。」

我撫著日記本,這是結婚那天,陸安送給我的。

「你……都背熟了嗎?」

她揮揮手,「自然都熟了,你放心,當年他認不出你,如今也不會覺察到我的,更何況他總要去國外出差,你們本就聚少離多,這次更是去了兩個月,即便有一些微小變化,他怎麼能看得出來?」

確實,這一個月,她剪成了我如今的髮型,甚至拉著我去了當時那家美容院,一寸一寸皮膚比對,確保從臉到身體,從膚色到胖瘦,都一模一樣。

她拿出口紅塗了塗,突然轉頭,「倒是忘記問你,你平時塗得最多的還是我那 96 號色和 32 號色吧?」

我默了下,輕輕嗯了一聲。

她笑著伸出手,「來,手機和車鑰匙咱們兩個也該換回來了,阿陸安今晚回來,咱們正式換回來,你先待在這裡,若是進展順利,三個月後,我就找人帶你去整容。」

我頓了下,掏出手機和車鑰匙交給了她。

「阿陸安,」我頓了頓,「胃不好,加班回來晚了,你記得給他熬些清粥。」

「知道啦,」她笑著道,「你都說好幾遍了,放心,我不會露餡的。」

她眨眨眼,對我飛了個吻,「論演技,咱們姐妹倆,可都是超一流的呢,不是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