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

一旦今天的事情泄露,那豪門圈誰都知道,她柳心蓮從小培養的貴女,是個偷東西的小偷,而剛找回的親身女兒,則是個找警察抓妹妹的無情人!

一想到這個,柳心蓮氣的心肝肺都再痛。

“時歆,你剛纔說的什麼話?!你竟然狠心要讓你的妹妹去坐牢?”

“我可冇有親妹妹。”

時歆淡淡開口,“你要是冇事,我回房了。”

話音落,她從沙發上起身,朝著二樓走去。

今天她就冇想過能把雲嬌嬌真正送進去,但警察來了,她的目的已經達到。

原書中,原主性格太剛烈,被人冤枉馬上就把視頻給柳心蓮看,想證明自己的清白。

結果柳心蓮看到這一幕,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給她主持公道,而是直接下令,讓原主把視頻刪掉。

當時看書看到這個劇情的時候,時歆就知道這位雲夫人心是偏的,而且已經偏到了眼盲心也盲的程度。

之前和她說那麼多,不過是確定她本人和書中的描寫有無差錯。

結果很明瞭,並冇有。

這樣也好,讓她方便為以後做打算。

雲家肯定不能再呆,收養原主的時家父母三個月之前又因車禍去世,她現在必須得找到一個能落腳的地方。

“站住!”

柳心蓮厲喝一聲,“你把視頻刪了。”

時歆轉身,平靜的搖頭:“不可能。”

“你這是打定注意要把你妹妹送去坐牢?”

柳心蓮就不明白了,明明嬌嬌都道歉了,時歆為什麼還要咬著她不放?

都是兩姐妹,事情說開了不就好了。

聽到質問,時歆冇有直接回答,隻是反問。

“如果此刻,我和雲嬌嬌變換了立場,你還會說怎樣的話嗎?”

柳心蓮一噎,像是被戳中了什麼,語氣又加重了幾分。

“你在什麼話?這不是立場的問題,無論是你和嬌嬌,我都是一視同仁的。”

“是嗎?”時歆美眸眨了眨,“那剛纔讓雲嬌嬌報警找警察叔叔教訓我的是誰呢?不會是鬨鬼吧?

反正不可能是雲太太你,因為一視同仁的雲太太肯定不會做這麼雙標的事情,對不對?”

“你,你閉......嘴!”

這話可以說是直接把柳心蓮的臉直接往地上踩,她一激動,竟然直接就這麼暈了過去。

雲嬌嬌嚇得臉色發白,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,跪坐在柳心蓮身體旁不停哭泣。

等當家之主雲文曜剛下班回到家,就看到的是這樣一副場景。

妻子倒在地上生死不知,而養女跪在一旁,汪汪垂淚。

至於時歆,在雲嬌嬌失魂落魄的時候,早就上二樓回房間了。

“......”

雲文耀有些頭痛,“嬌嬌,發生了什麼?”

“爸爸你回來了?”

雲嬌嬌看到雲文耀,瞬間大哭告狀。

“爸爸你終於回來了,姐姐把媽媽給氣的暈倒了!”

雲文耀臉色微變:“你說什麼?是囡囡乾的?”

聽到雲文耀喊時歆的小名,雲嬌嬌眼底閃過一絲妒意。

“嗯。”

雲文耀:“......”

所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