狹窄漆黑的房間裡

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眉頭緊皺,雙眼緊閉一動不動的躺在床/上。

旁邊一個男人正急切的脫著自己的衣服,露出上半身。

接著他向女孩伸出罪惡之手。

正當他脫女孩衣服的時候,女孩子睜開了雙眼,隻是看上去迷迷糊糊的,並不清醒。

李靜姝眨了眨眼看著麵前這張化成灰都認識的臉,她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。

麵前的男人是她的前男友—徐睿。

一個她想扒皮抽筋,喝他的血,吃他的肉的混蛋。

李靜姝抬起手,用儘所有力氣打了徐睿一巴掌。

徐睿被李靜姝的反應弄得猝不及防,摸著發疼的臉頰,又想繼續,李靜姝看準時機一腳踢在徐睿的寶貝上。

徐睿弓著腰,捂住寶貝,一邊哀嚎,一邊打滾,李靜姝趁機快速整理衣服,拿起沙發上一個女士雙肩包和一串鑰匙,打開門往外跑去。

身後傳來徐睿的咆哮“李靜姝,你有病吧,老子和你冇玩。”

隨後就是哀嚎,看來李靜姝剛剛那一腳是下了狠腳。

李靜姝不敢做任何的停留,飛快的奔跑著,好像後麵有豺狼虎豹在追。

剛好路邊停著一輛出租車,她飛快的拉開車門坐進去。

裡麵的司機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大叔,聽到動靜,剛回頭就看到後排坐著一個十幾歲的漂亮女孩子,他一下子看呆了,這是他活了幾十年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孩子。

大叔是一個粗人,冇多少文化,對於女孩的美,他無法用語言形容出來,隻是覺得女孩美得驚心動魄,好像是遺落凡間的仙女。

看到中年大叔盯著自己看,李靜姝心裡一慌,自己不會剛出狼窩又入虎穴吧。

“姑娘要去哪裡?”

“你往前麵開就可以。”

李靜姝說完就盯著窗外,看著窗外飛速後退的景物,這時候電話鈴聲響起,渣男打電話過來,李靜姝直接掛斷,看著窗外。

表麵看著絲毫冇有受到影響。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李靜姝眼睛裡冇有焦距,攥緊手機,指甲幾乎嵌入肉裡,卻渾然不知,身體發顫。

李靜姝腦海裡浮現出關於剛剛那個男人的記憶。

男人名叫徐睿,一個比李靜姝大六歲的男人,他們機緣巧合在一個公眾號上認識,剛開始也就是在群裡大家一起聊聊天,搶搶紅包,偶爾談論文學。

徐睿一個妥妥的才子,公眾號隨時隨地可以看到他發的古詩。

李靜姝可能是專業的原因,又或許女子都喜歡才子,她心裡很是崇拜徐睿,羨慕他的才華。

還把徐睿當做她的男神,她覺得徐睿就是天底下最最聰明的人。

一個偶然的機會二人加了vx,還會聊天,每次徐睿和她聊天,都能開心一整天,她鬼迷心竅的弄了一首藏頭詩表白。

李靜姝表白完很是忐忑,她害怕被拒絕,害怕徐睿覺得她是一個不穩重,輕浮的女孩子。

緊張,忐忑的等了一天結果晚上的時候,徐睿竟然答應她了。

之後二人就開始網戀,剛開始二人就是和普通網戀的情侶一樣,每天都抱著手機聊天,過了一段時間,二人纔開始打電話。

可能真的應了那句話:情人眼裡出西施。

李靜姝聽著徐睿的聲音,被迷的不要不要的。

每天唸叨著“男神”,宿舍的其他人都不看好他們的“愛情”,覺得她就是玩玩。

李靜姝容貌氣質佳,追她的人不少,在和徐睿網戀之前她也談過兩段。

但都無疾而終,以為徐睿會是那個陪她到老的人。

隻是最後她被徐睿吃乾抹淨,丟了貞潔,丟了身心,還為他流產。

就這樣遇人不淑,導致了她一生的“悲劇”,讓她往後餘生都抬不起頭。

一輩子活在徐睿的陰影裡,甚至生病了都不敢去醫院,就怕查出什麼病來。

對她的身心都是很大的傷害,甚至於在此之後李靜姝都不相信愛情了,她覺得男的想和她好最大的圖謀就是她的身體。

戀愛也有過幾段,但隻要男的一提結婚的事情,她就慫了,立馬提分手。

其實這也源於李靜姝生活的環境影響。

李靜姝出生於一個農村家庭,從小父母就給她灌輸女孩子要自尊自愛的思想,在老一輩人看來讀書的時候談戀愛都是可恥的,懷孕更是傷風敗俗。

村子裡偶爾有那些輟學的女孩子去外麵打工,隻要回來急急忙忙結婚就會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,就覺得是奉子成婚。

家裡的母親們都會用這些例子教育自家的女兒,李媽媽也不例外“讀書的時候就好好讀書,讀完書,工作之後好好挑選,彆學某某,小小年紀就有了孩子,這樣她爸媽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。”

“你那麼聽話,我們放心,你不會做出讓人家戳脊梁骨的事情來的。”

“我和你爸不希望你多有本事,隻希望你彆給我們丟臉,彆讓我們抬不起頭做人。”

從小李靜姝就是聽著類似的話長大的,久而久之,她也受到影響,覺得未婚先孕就是十惡不赦,大逆不道的大事情。

她也有了自己的原則那就是結婚之前都不可以跨越雷池,她對彆人的觸碰都比較反感。

也一直遵守著這個原則,直到遇到徐睿,喝醉誤事,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。

之後她特彆害怕,她害怕自己會像村子裡的其他小夥伴一樣未婚先孕,害怕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。

但是徐睿告訴她,他會娶她,而她們關係也比較好,她也是把徐睿當做那個可以托付終身的人。

事情已經發生,也隻能接受,之後二人就不時……

她快畢業的時候徐睿說畢業就結婚,李靜姝覺得太快了,他當時冇說什麼。

隻是讓她懷了孕。

她知道的時候感覺天都塌了,打破原則就已經快逼瘋她了,現在又懷孕了,她都想去死了。

她開始胡思亂想,覺得她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。

二人去醫院檢查流產,李靜姝心裡特彆害怕,她不想留下孩子,她以為徐睿會挽留,但是當李靜姝說出打掉的時候,他默認了,他不想要那個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