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盡全身力氣想推開他,但是他一動不動。

我從來沒有見過餘鼕至這種樣子。

我怕得全身都在抖。

“少叫我哥!”

他惡狠狠地禁錮著我的手,“你想拿這個字擋我多久?”

我驚恐地看著他,不停地尖叫,像是想喚醒一個瘋子的神誌。

“哥!

我是你妹妹啊哥!

唔——” 他用手死死捂住我的嘴。

“噓——” 他的臉貼得極近,眼睛裡麪全是嘲弄。

“其實是你隱約知道吧,你衹是不敢麪對而已”,餘鼕至笑得有些悲哀,“十年了,如果你一點都不知道,你就是個傻子!”

我瞪大眼睛。

以前那些記憶碎片上覆蓋的溫情薄紗,那些寫作親情讀作**的海市蜃樓,被蟲穿蟻蝕,終於一夕崩塌了。

我像是多年夢醒一般,突然平靜了下來。

“餘鼕至,你放開我。”

我死死盯著他的眼睛,開了口。

“你放開我,我們好好談談。”

餘鼕至輕輕笑了一聲。

“晚了。”

他捏住我的下巴,將我的臉擡了起來,聲音帶著寒涼的笑意。

“他親過你多少次?

嗯?”

我的舌尖嘗到了血的味道。

“我要一次一次地討廻來。”

他的聲音低啞,倣彿惡魔吟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