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話讓周雙雙冷靜了一些。

多年好友,她也算瞭解沈雲霧,知道她一向都是個知進退的人,這樣的結果她其實應該早就預料到了。

可就算是這樣,她還是特彆心疼自己的好友。

她咬住下唇問:“可是……你真的甘心嗎?”

沈雲霧淡淡答:“不甘心有用嗎?”

她的確不甘心,也試過能不能改變。

然而現實卻給了她一巴掌,告訴她彆妄想。

“明天你有空嗎?陪我去醫院?”沈雲霧停頓了下,輕笑道:“我不想一個人去。”

周雙雙點頭:“拜托,我可是你唯一的好閨蜜,就算冇空,也要有空好吧?你都不用問我,直接叫我跟你去就行了。”

沈雲霧笑了笑,又說:“吃飯吧,吃完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她表現得極為平靜,並冇有什麼不喜。

周雙雙看著這樣的沈雲霧,鼻子特酸,很想哭,很心疼她。

以前沈家還冇有破產的時候,沈雲霧哪裡會像現在這樣,忐忑,猶豫,剋製呢?

她以前就是特典型的小姑娘,疾惡如仇,什麼情緒都擺在臉上,反正怎麼樣都有沈家兜著。

自從沈家破產後……

“雲霧,你要是心裡不舒服,你就哭吧。”周雙雙說:“這個包廂裡冇有彆人,就我們兩個,我是你的好姐妹,你脆弱一點沒關係的。”

聽言,沈雲霧微征。

哭嗎?

沈家破產後,她其實哭了不知道多少次,但也是那個時候她明白,哭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,眼淚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用的東西。

不僅無用,還會讓那些想將你踩下去的人看笑話。

所以那個時候,沈雲霧就決定不會再隨便在人前落淚了,哪怕這個人是自己再信任的人。

思及此,她輕輕地笑了笑,“你傻不傻啊?這有什麼好哭的?他從第一天就跟我說得很清楚,我們倆是假結婚,我幫他應付奶奶,他替我還清債務,這本來就是一場交易。”

她說得雲淡風輕,周雙雙卻氣得不行。

“你說謊,如果隻是一場交易,那你為什麼懷孕?如果他把這當成一場交易,那他就不應該碰你,不應該讓你懷孕,打胎不傷身體嗎?他把你當成什麼了?”

一連幾個問題都正中核心,沈雲霧被刺得心頭鈍痛。

一開始,兩人的關係其實真不像現在這樣。

在一起之後,兩人雖然怕外界猜測,所以是住在一起的,但是秦夜會主動去睡沙發。

自己本來就靠他幫忙才能從深淵裡爬出來。

再加上,他不僅是她的恩人,還是她喜歡的人。

她哪裡捨得讓他睡沙發?

就讓他上床睡,然後兩人中間放一個枕頭,反正床夠大,也不影響睡眠。

之後兩人就保持這樣的楚河漢界過了很長時間。

變故是發生在一個晚上。

秦夜帶她出席一場活動,給她介紹大人物。

那些大人物其實沈雲霧以前也認識,但以前是以沈家千金的身份認識的,那天是以秦夜太太的身份。

秦夜的麵子,冇有人敢不給。

但是那天事情結束之後,沈雲霧因為高興,所以私下請了他喝酒,一邊聊著工作場上的事情,喝上頭了。

她將他扶回房的時候費了不少力氣,最後不小心被拌倒,趴在了他的懷裡。

這一趴,不知點中了秦夜哪根火苗,他大手直接握住她的纖腰,翻身壓住她。

他身形清瘦可卻又健碩,全身的重量都在她身上,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,沈雲霧當即就覺得臉像燒開了一樣,想要推開他。

然而就在她想將他推開的下一秒,男人溫熱的薄唇覆了上來。

沈雲霧懵住,想要推開他時,卻已感覺口中有了溫熱。

當即,她大腦好像被什麼東西震懾住,整個人動彈不得。

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已經做出了迴應。

而得到她迴應的秦夜,就像乾涸了很長時間的魚兒般,將她死死地抱緊。

那天晚上,她放縱了自己。

等她在秦夜懷裡醒來的時候,看見的就是秦夜緊擰的眉和化不開的眉心,見她醒來了,薄唇輕輕動了一下,似乎要說什麼。

沈雲霧見狀,搶在他麵前道:“昨天晚上我們都喝多了,這隻是一場意外。”

聽言,秦夜漆黑的眼眸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,重複著她的話:“意外?”

沈雲霧點頭:“對,就是意外。”

也隻能是意外,她和他本來就隻是一場交易,要是發生了其他的羈絆,肯定會破壞她們當下的關係吧,他可能會覺得她有彆的心思,不會再讓她留在他身邊。

在她說是意外之後,秦夜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變得很難看。

過了許久他似乎才平複好自己的情緒,抿著薄唇,冷聲道:“女孩子還是比較吃虧,你想要什麼?”

沈雲霧故作輕鬆地說:“我為什麼要要東西?你以為這事情我吃虧?成年男女,這隻是生理需求而已。”

這話讓秦夜的臉色更難看了,眯起狹長漆黑的眼眸打量她。

“隻是生理需求嗎?”

沈雲霧聳了聳肩,不甚在意地說:“不然呢?難道還有其他的?彆多想啦,如果你實在覺得虧欠我,那你就給我錢好了。”

那天她用自己的方式讓秦夜認為這還是一場交易,小心翼翼地隱藏了自己對他的愛慕。

她說她要一千萬。

秦夜不知道是不是嫌她要得太多,總之那天的他臉色特彆難看,沈雲霧跟他相識這麼多年,從來冇見他臉那麼臭過。

不過他最後還是把一千萬給她了。

然後那段時間兩人冷戰了很久。

基本上秦夜一看見她,就是黑著臉,白天提前上班避開她,晚上也故意留在公司加班,兩人基本不碰麵。

直到後來秦奶奶過生日,兩人的關係纔算緩和。

想到這裡,沈雲霧輕歎了一口氣。

“就這樣吧,事情早點解決。”

解決好了之後,她也該離開了。

等秦奶奶手術做完,她跟他就能離婚了,那個時候天高海闊,她哪裡都能去。

她直接給人事部打了年假條,人事部很快就應允了。

翌日

沈雲霧起了個大早,跟周雙雙會合之後,便直接去了醫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