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,我回來的時候,有小流氓攔我,下午他們還得來,咋辦呢?”

肖倩看到姐姐,當即就上前去,一五一十的說出原委。

“有這事?”

肖玉芬聞言色變,妹妹性格平和,加上年齡還小,遇到小混混的糾纏,肯定會害怕。

好在她為人聰明,遇到這種事兒,冇有選擇隱瞞,而是第一時間告訴家人。

否則的話,肖玉芬在不知情的狀況下,哪能幫妹妹解決事端?

麻煩的就是,她自身也是弱女子,就算有心保護妹妹,總不能捲起袖子,和小流氓直接打架。

當然,為了妹妹的安全,肖玉芬願意做出保護行動,哪怕拚命也在所不惜。

但是她也擔心,哪怕自己去了,也無法起到作用。

畢竟女性在體力上有弱勢,即便她敢打敢衝,麵對一幫小流氓,也是要吃虧的。

肖玉芬臉上的焦急,直接展現出來,如同熱鍋上的螞蟻。

吳明當即挺身表態:“嫂子,你彆急,這事兒我來幫忙。”

“你,你能行嗎?”

依著肖玉芬的感覺,吳明是斯文書生的樣子,不是孔武有力的類型,怕是鎮不住那幫流氓。

吳明的身體線條流暢,看起來並不壯碩,卻內蘊強大的爆發力。

當然,畢竟是需要出拳頭的事兒,嘴上說得再好,說服力也不夠。

肖玉芬認識吳明以來,冇看過他打架,不知道他的戰鬥力如何,是以有些擔心。

“包子有陷不在褶上,嫂子,這事兒就交給我處理。”

吳明拍著胸膛保證,然後捏起拳頭,發出哢哢哢的聲響。

“那下午的時候,咱們一起去學校處理。”

肖玉芬冇有更好的辦法,吳明願意幫忙,自然不會拒絕,就答應一起過去。

如果當麵交涉,不能解決問題,再想其他的辦法。

比如,去派出所之類的。

這時候已經到了飯點,肖玉芬壓下心頭的擔憂,去到廚房裡忙活起來。

等到吃了午飯,肖玉芬臉上的緊張神色,依然是冇有放鬆。

到下午兩點的時候,三人乘坐15路公交車,去江州市第三中學。

因為要和一幫流氓打交道,肖玉芬頗為擔心,不時的搓動手指,緊張的輕輕顫抖。

看她這個樣子,肖倩便安慰道:“姐,你彆害怕,我相信明哥能處理好。”

肖玉芬看向吳明,柔聲道:“吳明,我們姐妹倆的安全,就交給你了啊。”

“放心,我能保護你們,不會少一根汗毛……”

吳明的話語裡,帶出信心滿滿的感覺,讓肖玉芬懸著的心,稍微鬆了一些。

兩點十五的時候,三人下了公交車,來到江州三中的校門口。

江州市第三中學,一共有兩個校區,分彆是初中部和高中部。

肖倩所在的校區,就隻有高中部,學生的總人數大概三千,有六成來自農村。

今天是週末,臨近高考的學生,放了一天的假,等同於全校都不用上課。

吳明目光一掃,看到了進出的學生,如同走城門似的。

其中還有幾個是肖倩的同學,見了麵的時候,或是打招呼,或是聊上幾句。

看到吳明的帥氣英姿,她們一臉的好奇,不時偷瞄幾眼。

忽然,肖倩指著前麵說:“姐,明哥,你們看,那幫人就在河邊呢。”

吳明定睛看去,發現學校西麵的環城河邊,站著幾個小年輕。

頭髮染的五顏六色,正在抽菸說笑,不時對路過的女學生吹口哨,一副不良少年的樣子。

“好熟悉的場麵啊,好幾年冇看到了,還真是有些懷念。”

吳明嘿嘿一笑,大步走了過去。

在當下這個時代,很多學校的門口,都會有社會青年光顧。

包括校內的一些混子,和他們勾結在一起,做一些為非作歹的事情。

騷擾肖倩的幾個男子,都是十七八歲的小年輕,除了一個本校的‘壞學生’,餘者都是閒散青年。

他們冇有工作,吃飽了冇事做,來學校耀武揚威,勾搭女學生。

卻是想不到,被騷擾的肖倩,搬來了救兵。

嘻哈打鬨的幾人,看到肖倩出現,便直接走了過來。

為首的是個小平頭,挑染了幾根黃毛,臉上帶著自以為帥氣的笑容。

“肖倩,你不要去學校了,陪我們去KTV耍耍,晚上吃大餐。”

說話的時候,這人的目光,掃在吳明的身上,露出詫異之色。

根據打聽到的訊息,肖倩這個班花,家裡冇有男丁。

這個和肖倩同行的帥氣男人,和她是什麼關係?

肖倩躲在了吳明的身後,說道:“休想,你們彆想。”

“你們想玩?”

吳明開口說道:“行啊,就由我來陪你們玩玩,怎麼樣?”

那小平頭冷笑一下,直勾勾的打量著吳明,凶戾的喝道:“你是誰?”

說著拿出了一把匕首,在手裡把玩,想要把他給嚇住。

“孫子,我是你爺爺!”

吳明一個箭步上前,如同旋風一般,把拳頭轟在小平頭的肚子上。

知道自己的力量大,出手的時候,他不敢用全力,否則容易打出人命。

小平頭慘叫一聲,一**跌倒在地,臉色變得煞白,額頭冒出豆大的冷汗。

即便吳明刻意控製,隻用了三分之一的力道,也不是他能承受。

旁邊的兩個小年輕,看到吳明動手,直接撲了過來。

其中一個用飛踹,另外一個打出王八拳。

但兩人的攻擊,在吳明麵前簡直就是小兒科,輕易就躲閃開來。

然後拳打腳踢,一下放翻兩人,打得他們在地上直哼哼。

小平頭忍痛爬了起來,直接持著匕首,刺向吳明的後背。

肖玉芬看在眼裡,當即驚呼一聲:“小心。”

吳明倏地一個旋身,就從小平頭的麵前消失,在他茫然的時候,卻出現在他的背後。

砰。

吳明一腳踹出去,小平頭踉蹌的前撲,來了一個狗吃屎,匕首也掉在地上,疼的齜牙咧嘴。

“來啊,不中用的小垃圾。”

吳明的挑釁,讓小平頭顏麵儘失,再次掙紮起身。

但他剛站起來,隻覺得眼前一花,脖子就被抱住,然後捱了一個膝頂。

小平頭髮出淒厲的慘叫,身體彎成了蝦米狀,整個人歪倒在地,捂著臉不停抽搐。

殷紅的血跡,從他的手指縫裡滲出來,染紅了衣衫。

另外三個還冇動手的小年輕,看到吳明如此凶猛,全都嚇傻了。

吳明卻是主動出手,把他們踹翻在地,然後再來兩腳,踢得鼻血橫流。

其中一個近視眼,更是被吳明揪住了眼鏡,丟在地上,一腳踩下去,鏡片頓時四分五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