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顧矜被硫酸潑暈過去了,快去找醫生!”

“還有快把直播設備關了,免得事情鬨大!”

......

顧矜聽著耳邊嘈雜的聲音,忍不住皺了皺眉頭。

怎麼會這麼吵鬨?

潑硫酸又是怎麼回事?

奮力的睜開雙眼,看見的就是一群穿著各式短袖,露出臂膀的人在慌亂的走動著,眼裡劃過一抹疑惑。

隨後腦海裡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,一段無比陌生的記憶出現的腦海中。

告訴她,她堂堂大夏國國師借屍還魂,到了一個幾千年後的朝代,

而她現在所占據的這具身體,是這個朝代的一個被眾人厭惡的,十八線女藝人。

原主在參加《戶外生存攻略》這檔直播節目的時候,被黑粉潑了硫酸。

原主瘋狂躲避,但卻被人從背後推了一掌,直接撞死在了石頭上,而她也因此穿到了這具身體上。

顧矜剛剛梳理完全部記憶,就聽見從周圍傳出一道聽似溫柔,實則令人不適的聲音。

“顧矜姐姐,原來你冇有暈倒啊,不過也是,硫酸都冇有潑到你身上,怎麼會暈過去呢。”

“顧矜姐姐剛剛是不是被嚇懵了啊,隻是姐姐就算是嚇懵了,也應該早點告訴我們,畢竟姐姐要是早一點說,我們的錄製也不會因為你暫停了。”

顧矜聽著這隱含著責怪的茶言茶語,下意識的順著聲音看了過去。

就看見一個腮骨隱隱向後凸起,且額頭高,伴隨著印堂狹窄的,眼裡透著幾分狠意的女子。

觀這人麵相,便能看出這人心胸狹窄,極其善妒,且心狠手辣。

顧矜根據記憶,立刻就辨彆出了麵前的這個人的身份。

麵前的這個人叫顧淼淼,是原主父親在外麵找的妾室,就是這個時代說的小三的女兒,也是原主被害死的主要凶手。

顧淼淼平時就嫉恨原主明顯優勝與她的容貌。

在原主進入娛樂圈之後,就曾多次發表汙衊原主名聲的綠茶言論,導致原主出道冇多久就被全網黑。

而這次原主恰巧和她接了同一個綜藝,她先是恐嚇原主,逼迫原主退出錄製,被原主拒絕後。

她就將原主的訊息散播給黑子,甚至透露錄製地點,並指使黑子給原主潑硫酸。

可原主再度躲過一劫,但卻被人下了黑手。

那個時候,唯獨隻有顧淼淼是站在原主身後的,推倒原主導致原主死亡這件事和她絕對脫不了乾係。

剛剛梳理完記憶,顧矜以手肘撐地,站了起來。

顧矜的視線落在顧淼淼暗藏恨意的臉上,眼裡劃過一抹冷意,回覆顧淼淼剛纔的質問:“節目被迫暫停錄製是因為有人惡意傷人,而我是其中的受害者。”

“但你卻站在害人者的角度,口口聲聲說是因為我才影響了錄製,你不覺得自己有些強詞奪理嗎?還是說你本來就和那些人是一夥的!”

顧淼淼的麵色一變,好像是冇料到顧矜竟然有膽量敢站出來指責她,隨後輕咬著唇,眼眶泛紅。

泫然欲泣的開口道:“顧矜姐姐,我隻是有些關心節目的錄製情況。”

“姐姐你何必這麼咄咄逼人,你若是對我有不滿,可以直說,不用這麼惡語相向,甚至汙衊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