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城,深夜,景園山莊的總統套房。

白景妍握緊手中的花瓶,惡狠狠地盯著床邊的男人。

男人長得很帥,高鼻薄唇,尖下巴,屬於那種桀驁不馴的長相,看著就是很難相處的人。

腦子裡有個聲音不停地叫囂:殺了他!

白景妍深吸了一口氣,逼著自己冷靜下來。

她輕輕地放下花瓶,掀起被子正準備起身。

突然有一隻手從後麵擒住她的腰,耳邊響起惡魔般可怕的聲音。

“既然你捨不得殺我,這次我輕一點。”

白景妍驚愕地回過頭,對上一雙漆黑如墨的冰眸子。

她厭惡地甩開他的手,惱怒地嗬斥,“戰九梟,你彆碰我!”

戰九梟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,他扣住白景妍的雙手,再翻身把她牢牢地困於身下。

他神氣地揚起眉,威脅道,“等會兒,我讓你求我碰你!”

他埋頭在白景妍脖頸肆意地啃咬……

“咚咚咚!”門口突然響起了敲門聲。

戰九梟正處在慾火焚身的時候,他抓著頭髮暴躁地怒吼,“滾!”

“我是盛淩南,方便進來嗎?”一道清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白景妍嚇得愣住了,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:他怎麼回來了?

盛淩南是她的前未婚夫,後來他拋棄她出國留學了,他還是戰九梟最好的兄弟。

若他看見她和戰九梟待在一個房間,她就連最後的尊嚴都保不住了。

白景妍回過神來,慌亂地躲進被子裡,急聲道,“你彆讓盛淩南進來。”

戰九梟捏住白景妍的脖子,諷刺道,“你說他看見我們睡在一起,會有什麼反應?”

她凝視著戰九梟,輕聲說道,“你彆這樣好嗎?”

“你求我,我考慮下。”

戰九梟挑著眉,囂張地說道。

白景妍舔著乾澀的嘴角,半垂著眼眸,妥協道,“我求你。”

無論他怎樣折磨她,她從未開口求他,現在為了盛淩南就開口求他。

戰九梟渾身散發著一股讓人窒息的煞氣。

他朝著門外的盛淩南大聲喊道,“進來吧!”

白景妍驚得頭皮發麻,盯著戰九梟罵道,“你瘋了嗎?”

戰九梟眼裡閃著凜冽的寒光,陰狠地命令,“閉嘴!”

此時,外麵響起門把扭動的聲音。

白景妍不敢再說話,警戒地豎起耳朵,聽見盛淩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。

他繞過屏風,不疾不徐地往大床走來。

隨著盛淩南每走近一步,她的心會跳得更快一點,快得似乎要從嗓門蹦出來。

片刻後,他在床邊不遠處的沙發停下來。

兩人的距離已經不足兩米。

盛淩南看出被窩裡躺著兩個人,不滿地說道,“我等你忙完,再來找你。”

戰九梟漫不經心地回道,“冇事兒,大家都是熟人,你猜猜她是誰?”

白景妍雙耳發熱,後背滲出密密的汗珠,浸濕了睡裙。

她死拽住戰九梟的胳膊,怕他說出更過分的話,更害怕他會掀開被子。

盛淩南敷衍著說道,“那位中英混血的名模?”

戰九梟全身都冒著怒火,可白景妍主動抓住他,火苗反而越燒越旺盛。

他帶著泄憤的怒火,低頭去親白景妍。

白景妍瞪大眼珠怒視著戰九梟,在這種時候,他居然還親她。

他旁若無人地又親下她,應道,“我們都是高中同學。”

白景妍擔心暴露自己,隻能筆直直地躺著,任由他占便宜。

盛淩南不想再待下去,不耐煩地說,“文藝委員,還是副班長?”

戰九梟親著親著更上火。

他分不清怒火,還是**之火,而且他想要索取得更多。

他的呼吸漸漸急促,炙熱的呼氣直撲白景妍的臉頰。

白景妍清楚地感知戰九梟散發著極其危險的男性氣息。

為了防止他胡來,她手腳並用牢牢地抱住他。

她不經意的舉止,無異於火上燒油。

戰九梟捧起白景妍的臉,狠狠地親了好幾下,發出特彆響的吧唧聲。

盛淩南不自在地輕咳一聲說道,“我還是在餐廳等你吧!”

等腳步聲消失後,白景妍地抄起枕頭打戰九梟,罵道,“你就是個王八蛋。”

他搶先一步跳下床,陰狠地警告,“你再打我,老子讓你三天下不了床。”

戰九梟南城出名的混世魔王,誰得罪他,他能把對方弄得家破人亡。

白景妍狠狠地瞪一眼戰九梟,卻也不再打他。

她氣急敗壞地拿起沙發上的裙子,胡亂地套在身上,再拎起手提包往外走。

她惹不起,總躲得起吧!

戰九梟在後背出聲提醒道,“聽說你有事找我。”

白景妍驀然想起此行的目的,停下腳步回過身。

她認真地看著戰九梟說,“我表弟打傷了人,對方來頭有點大,不肯和解。”

戰九梟摸著她下巴,意味不明地問道,“他有我那麼大?”

“要是你肯幫我,這裡麵的錢都歸你。”

白景妍從手提袋拿出一遝鈔票塞給他。

戰九梟看著手裡的錢,似笑非笑地反問,“我像缺錢的人嗎?”

“這個世界冇人會嫌錢燙手,若你嫌少,給我點時間,我再湊湊。”

戰九梟貼近她的耳朵,往裡吹口熱氣說道,“若你自願陪我一晚,我不僅幫你,還給十倍的錢。”

白景妍嫌棄地擦著耳朵,冷嘲,“你做夢!”

說完,她果斷地轉身走人。

她背後的戰九梟神情凝重,目光深沉,身上再也冇有一絲痞子氣。